內容來自聯合新聞網

正視台灣公共論壇的淺薄化與幼稚化

【聯合報╱社論】 2014.07.23 02:20 am 如果光看三年五年,人們或許未必察覺到太顯著的變化;但如果把視野拉長到十年廿年,台灣公共論壇議事能力的退化,其實已明顯到讓人驚駭的地步。近年台灣政治、經濟的發展停滯,行政的怠惰與立法的紊亂,媒體及網路論述的幼稚化,恐怕皆與此有關。台灣公共論壇的淺薄化與幼稚化,主要表現在幾個面向:一、偏好強調對立和極端的觀點,客觀、中立、理性的意見往往遭到忽略;二、將公共政策議題「是非題化」,只求簡單的是非黑白,而缺乏耐心和能力對更複雜的變數作進一步分析;三、常將個別問題誇大為普遍現象,並以個案來反詰或束縛整體,而卻不知兩者可以分開處理;四,遇到爭議時,人們更在意的是誰如何選邊表態,而不是如何共同研商解決問題。正由於上述的淺薄化現象,台灣近年面對的政治失去動能、經濟結構亟需轉型、社會正義需要進行新的制度調整等,問題不斷浮現;然而,卻因為社會公共論壇失去理性討論的能力,甚至連對話的意願和空間都無法形成,使問題始終陷於難分難解或無法問津的狀態。事實上,早年在台灣的民主化過程中,朝野至少要靠著論述攻防來爭取民眾認同,當時,透過百家爭鳴的作用,為台灣引進了許多嶄新的政經思維;而如今,絕大多數的議題都幾乎在「他是藍營,她是綠營」這樣的歸類遊戲中,葬送了對話及討論的機會。包括原本活躍扮演社會中間角色的學者專家,許多人都在「非藍即綠」的對峙中被迫選邊,或者被迫選擇噤聲;在這部分的意見被抽離或排除之後,有助公共政策形成的成分就更單薄了。舉例而言,最近《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》在立法院的審議遭到民進黨杯葛,理由是示範區的開辦將使台灣大門洞開,民間憂心國內產業「挺不住」。此處可以討論的有幾:第一、民進黨執政縣市長對此政策表示歡迎,認為有利地方經濟發展;但民進黨中央卻意圖全面杯葛,這是基於黨的利益或國家利益?第二、若覺得大門不應洞開,那麼是否能討論修改某些開放門檻,使之符合台灣利益,而不是全盤否定整個構想。第三、任何開放對不同產業皆有得有失,各國皆然,重點是對國家的整體利益必須利大於弊;而民進黨所謂「產業挺不住」,究竟是哪些產業,其實大可具體指明,才能聚焦解決。事實上,回顧從《服貿協議》、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》、以迄《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》之爭,朝野政黨的交鋒幾乎不外那幾句台詞:執政黨方面總是警告「如果不做,台灣經濟即無活路」,在野黨總是聲稱「如果開放,台灣產業必死無疑」。事實上,如果雙方果真在乎台灣經濟的未來,為何不能坐下來談一談:哪些優勢產業是經濟發展主力,必須給予足夠發展空間;哪些產業不能聽任犧牲,可以透過什麼方式提供支撐和保護?然而,上述所有法令都在「產業保護」的大帽子底下卡住,就連本周末將召開的「經貿國是會議」,也由於在野陣營的抵制,台灣連尋求對話的機會都難如登天。便利超商應不應該進駐蘭嶼,曾一度被簡化為「財團或現代商業對傳統的侵犯」,但經過一番討論,各方至少得到了「尊重蘭嶼人選擇」的結論,這是難得的積極案例,當然其議題本質也相對單純。反觀其他議題,例如核四存廢,民進黨利用林義雄的靜坐、馬政府利用「封存」的巧門,聯手剝奪了人民公投的機會,卻對國內能源供應問題一無嚴肅討論;例如三一八學運,將反馬、反中、反全球化、反自由化、和追求世代正義捆成一團,它的呈現方式令人驚艷,但它留下的餘緒恐怕與它渴望解決的方向正好背道而馳。捫心而問,僅看近十年,台灣在政治文化上、在財經治理上、在法制發展上、在社會正義上,可曾引進過什麼新的思維,或發展出自己的解決模式?答案恐怕是屈指可數。原因無他,藍綠板塊的傾軋對峙,已造成台灣的公共論壇兩極化、淺薄化及幼稚化;而中間地帶的消失,不僅意味著專業意見的崩解,也說明社會共識的不復存在。也因此,當所有議題都變得無可討論的時候,人們只好每天關注魯肉飯和便當的價格,哀嘆廿二K的命運,這就是我們對經濟議題所能討論的層次!

新聞來源http://forum.udn.com/forum/NewsLetter/NewsPreview?Encode=big5&NewsID=8821947

嘉義市急汽車貸款勞工住宅貸款2016苗栗信貸借貸信貸年息台南市現金借款

全站熱搜

zhzq8ik70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